林十八

又胖了

【楼诚】BJ日记

就是个blow job.请慢用。

不知道会不会被吞掉呐_(:_」∠)_

BJ日记

人呢,是犯贱的动物。

在巴黎的时候思念上海菜,回到了上海又怀念起地中海阳光的滋味来。

明楼嘴挑,新政府办公厅附近的那家嫌不正宗,法租界的那家又嫌贵。

越有钱越抠门!

今天的明长官可算不抠了,主动叫明秘书长定了位,二人桌,使馆区的La vie en Rose,给明秘书长庆生。

说是明诚的生日,其实也不是,不过是明楼捡他回来的那一天。

姑且当做初恋纪念日吧,明楼心想。

铁灰色的天空飘起了几点小雨,打湿了车窗。

明楼从后视镜里看明诚亮晶晶圆滚滚的眼睛,恰好捕捉到他的眼神。

明长官也不躲,光明正大地盯着人家看。

明秘书长要开车,不跟他玩eye fxxk。

明楼心想,我的阿诚不会是出生在这样季节里。

眼神落到明秘书长翘起的嘴角上。

应该是在炽烈灼热的五月,空气里都带着蜜糖的颜色。一头小狮子,蓬松的金毛在阳光下晒得暖烘烘的,伸个懒腰,打个呵欠,露出白花花的乳牙。

明长官几不可见的弯了弯嘴角,这会被明秘书长捕捉到了。

“大哥,想什么呢,这么开心。”

“专心开车。”

明秘书长选的位置很好,隐秘又不失格调,还能清楚观察到饭店里每一个人。

只是太过幽暗暧昧,适合做些不好的事情

明长官抬眼望对面明秘书长耿直的脸,心里默默骂了自己一句衣冠禽兽。

昏黄的灯光从米色灯罩里蔓延而出,桌上烛台里几点火光安静的燃烧。明秘书长修长的手指掂起菜单,左手翻开,袖口里露出桡骨,看到明长官圣诞送他的表。

明长官明显对这种标记似的行为极为满意。

刀刻一样的五官挺拔的身姿,他身上的每一寸美好,莫不带着自己的印记。十七年前把他带回来,就从未分离。明长官盯着明秘书长,明秘书长也大大方方的让他看。

“对呀,都快二十年了,大哥快有以前的两倍宽了。”

该死的默契!

“没规矩!今晚回家要整肃家风!”

明诚笑的明媚,睁着一双圆滚滚水灵灵的鹿眼,像只偷了瓜子的仓鼠。

“自当俯身倾耳以请。”

前菜开胃酒很快就上来了,都是明楼的口味。阿诚纤白修长的手指捏着刀叉翻飞,好看的像花儿一样

手指在动,脑电波也在工作。

“我好看是大哥教的好,大哥瘦的时候也好看。”

……看在是你生日的份上!

侍者来问先生要什么甜点,明长官想起明秘书长对自己体重的调侃,没出声。

明秘书长捏着酒杯,赤霞珠,带着野梅橡木桶的香气。

一滴嫣红的酒液就这么挂在他的薄唇上,要滴不滴的,叫人心痒得很,想帮他舔掉。

虎狼之年的明长官直勾勾的眼神,迫使明秘书长伸出一点红艳艳的舌尖,舔掉那滴。

明长官心想,那截总是勾着他的舌头不让他走的舌尖哟!

一些不合时宜的念头来的迅猛。

唉,饱暖思那啥。

金黄色的暖光笼罩在阿诚身上,显得既神圣又引人遐思。

距离上次他们不穿衣服这样那样已经快一个月了。

明长官默默给自己同龄的弟弟默哀。

弟弟呀,你想不想阿诚弟弟的弟弟呀!

明长官今天第二次骂自己衣冠禽兽。

比第一天在新政府上班发表演讲的时候骂的都多!

明秘书长卷起袖子,露出线条流畅,光洁的小臂。

明长官心里那点儿绮念又被勾上来了。他的弟弟想立正站好给明秘书长敬礼!

下去!不成器的东西!

明秘书长正认真思考吃什么甜点,手指拂过那两片刚刚差点让明长官出丑的唇瓣。

……那两个地方,都曾热切的包裹过明长官的弟弟!

明长官精密的大脑再次失去了对弟弟的管辖权。

然而明长官这点微表情哪能逃过阿诚先生的脑电波搜索。

明诚轻声唤了句,大哥。

低沉却不情×色,又刚好能勾起明长官脑子里想将阿诚先生酱酱酿酿的下×流念头。

明长官不成器的弟弟挣扎着,想摆脱内裤和重力的束缚。

“哎呀,”

阿诚先生笨手笨脚的,弄掉了叉子。

他弯下腰去捡。

看不见罪魁祸首的脸,明长官刚松了一口气,却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是明秘书长,修长纤白的手指,拂上了明长官鼓鼓囊囊的裤裆。






明诚用自己挺翘的鼻子和明楼弟弟打招呼,如愿闻到熟悉的男人味道。

对大哥身上的味道,比自己身上的还要熟悉。

然后,尖尖的牙齿卡住裤链,向下拉动发出滋啦滋啦暧昧的声响。

明楼的大东西就这么弹了出来,他翘的高,都快要直立。

阿诚隔着白色的内×裤——自己给大哥买的——狠狠的,由下而上的,用力的舔了一条水痕出来。然后隔着薄薄的布料用舌尖把头部卷进口腔里。

吐出来,吞进去。吐出来,又吞进去。又吐出来,张大嘴巴吃了一大口。

唾液濡湿了重点部位,白布快变成透明.依稀可见红通通的头部。

明楼弟弟觉得自己呆在里面很闷,戳着阿诚的口腔想要跑出来玩儿。

阿诚了然。

尖尖的小牙又扯着白色布料的边角,试图释放快要窒息的明楼弟弟。

呼,我弟弟终于跑出来了。

大概是明长官此时的内心独白。

真正的明楼哥哥此刻,紧紧的抿着嘴巴手上捏着细细的红酒杯像是要把它掐断。一双原本应该闪着蛇类般锐利的目光的眼睛此刻,漫无目的努力对焦。心里想回到家里就把桌下的人翻过来这样这样再转过去那样那样。

阿诚的嘴巴突然做了个聪明的动作,把头部翻了出来,蘑菇一样,顶在阿诚先生那张能从铁公鸡梁仲春那里敲诈来四成利的伶俐嘴巴里面。

……NND在车里就办了他!

明长官努力不让自己挺动下身,让自己的弟弟在自己的秘书嘴里驰骋。

阿诚先生不但手指灵巧,嘴巴也伶俐。动的频率恰到好处。温度也好,又湿又热,真是舒服的紧。

明长官刚想放松让自己快点释放出来,好让小妖精快点开车带自己回家,不巧,听到下面水声雷动,噗嗤噗嗤,滋滋作响,差点叫衣冠那啥老脸一红。

不行,太被动了!明长官的脑子终于动了一下。

……阿诚,慢一点……

用的气声,明秘书长的弟弟也感觉不太好了呢。

明秘书长把弟弟吐出来,改用舌头上上下下地舔,自己却也情×动,呼吸声粗重了许多。

明长官有点得意。明家虽然不是我说了算,但是,和阿诚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是说了算的!

明长官一只手伸到桌子下面,搭在明秘书长肩膀上。不轻不重地摩挲几下,又游走到脖颈处,轻轻抚摸纤细的喉结。

明长官快乐的想,他们的关系就是,能把咽喉和弟弟暴露给对方的亲密。

阿诚停下来,只用脸蹭蹭剑拔弩张的某处,放任大哥的手在自己身上点火。不时喷点热气,引起坐着的人一阵轻轻的战栗。

为了掌握主动权,明长官得右手继续向下,摸到明秘书长的胸膛。挑开西装外套,隔着硬硬的衬衣拨弄一个小小的凸起,重重的捏下去,脑子里想象这个小点被自己含在嘴里的时候明秘书长喘×息的媚×态。明长官脸上再次挂着一字谜之微笑。

……大意了!

阿诚先生是省油的灯?黑暗中,没人看见他勾唇浅笑,张大嘴巴啊呜一口吞下去。这口含的极深,阿诚先生挺拔的鼻子碰到了茂密的丛林。喉头碰到弟弟的头,努力收缩取悦他。

白皙的手指不规律的拨弄底下两个球,色差淫××糜的不像话。

明长官收起不规矩的手,正准备享受片刻的失神,突然……

“先生,需要帮您添酒吗?”

明长官吓得都快软掉了,底下那人仿佛毫无察觉,依旧卖力的吞吐,噗嗤噗嗤的水声传入耳中,羞人的紧。

“先生,您脸怎么这样红?”

“下去!”似是忘掉了基本的礼仪,明长官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服务生吓了一跳,把最后一个问题吞下去。

……另一位先生点的小提琴独奏还要吗?

明长官无力的摊在椅子上,手又伸下去,没有乱来,而是按住了明秘书长动作着的头,强迫他深深地吃进去,手上狠狠抓住明秘书长的头发,交代了出来。

“吞进去。”

明长官这回的气声没有一点威信可言,但是明秘书长顺从的舔了舔嘴。

“大哥自己爽了就不管别人的死活,”阿诚先生擦擦嘴,喝口酒漱漱口。“我差点以为我要被龟××头噎死。”

“回家!”

“哎,知道了。”

fin.

写到差不多交代的时候恰好播到东哥的外面的世界23333

一点说明:
EC好像有篇也是在桌子下面的,脑子里先有这个脑洞后来才想到有这篇文,可是不写出来不甘心。。只是撞梗对吧。。。不能算抄袭啥的对吧。。。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