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十八

又胖了

【蔺靖】重逢的故事

琅琊榜后的故事,甜甜的玻璃渣。

这是一个重逢的故事。

         要说美人,还得看琅琊山。

        金陵妙音坊知道吧,头牌姑娘宫羽不就是咱琅琊阁少阁主蔺大公子手把手调教出来的妙人呐!

        咱这阁主啊,看遍天下美人,不知有没有睡……

        别胡说,少阁主有心尖尖上的人啦。听说咱阁主这丹青妙手不知画了多少这人的小像啦!只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没多少人见过,见过也缄口不言。看少阁主思慕的紧,只怕……

        “只怕什么!是不是皮痒了找抽?”
       
        晏叔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走出来,小白胡子随着他讲话一跳一跳的。
 
         “当心阁主把你们装进涂了桐油的大木桶里,从琅琊山顶上骨碌碌地滚下来!”

        晏叔哼了一声,小白胡子跳的更欢了。

        “你, 去把书房扫了。”晏叔指指那个大眼睛的小童子。“最边的那个抽屉千万不要碰,”晏叔突然凑近了,神秘兮兮地讲。“不然……”

        “不然什么?”
  
        晏叔大手一挥各赏一个爆栗,“不然少阁主扒了你的皮!”

       惩罚再严厉,秘密总归是诱人的。

       小童子一边擦着案几,眼神不受控制的往书桌最边的那个抽屉飞去。
  
        还未来得及将抽屉完全打开,便听见阁主风(lang)流(dang)倜(bu)傥(ji)的声音。

        “偷翻我东西了是吧?”白衣蹁跹间,大手翻飞,是阁主给自己沏了一壶毛峰。

        “自,自然是没有的。”

        “他,长得好看吗?”阁主凑近了。

        “小的,小的不知道阁主您在讲什么。”童子腹诽,咱阁主的脸,平时还好,这么看真是大!

        “他,长得真是很好看哒!”阁主叹了口气,“出去吧。”

        晚上小童子躺在床上,努力的回想阁主心上人的模样,却已朦胧,只模模糊糊记得,一双圆滚滚的小鹿一样的眸子,含了一池春水。 

       几番寒暑,金陵皇城里龙椅的主人都已经换了两个,琅琊阁还屹立在狼牙山上。

       少阁主还是从前那副风流样,做孔雀尾巴压迫童子跳孔雀舞,威胁下属要将他们从山顶上滚下去,和小飞流玩泼水的游戏……

       还有,孜孜不倦的画他心上人的小像。

       以及,从来信奉“君子远庖厨”的阁主成了厨房的常客。

        春天来了,阁主会做百合清酿。新鲜的百合与酒酿同煮得酥烂,再撒上几片新鲜的。

        他记得他同那人讲,  “舒肝明目,看奏折看累了正好!”
       
         南风悄至,洁白的瓷锅里熬着普洱颜色的黑糖冬瓜,用青碧的荷叶煮了水,给东宫里的那位送去。

        他跟那人讲,“喝这个,清心火。”

        秋天到了,阁主一颗一颗地挑榛子。细细用石磨磨了,做了榛子酥。

        他自己说“秋天易燥,爱吃也不能吃这么多!先把这杯茶喝了,哎!”

        第一片雪花尚未落到地上,阁主老早搜刮来海南东山羊,用当归辟了羊膻味儿,又加了党参给那人理中益气,配以腐竹,马蹄,炖上一大锅,在寒夜里咕噜噜欢快的冒着泡。

        “慢点儿!别烫着了!”

        这几年,阁主照常做这些东西,和往常一样,又和往常有点不同。

        少了个人哎!

        今天的阁主照常一身水云缎,端坐在一棵树上,逗鸽子。

        像极了阁主的白白胖胖的小鸽子睁着圆溜溜的小眼睛。

        “你说,景琰什么时候回来?”

        “怕是,回不来了吧。”

        “这个小混账真狠心!就这么丢下我啦……”

        回应他的,只有风吹过树梢沙沙的响声。

         晏叔看看树上一巨一小两只鸽子,心惊,完啦完啦,少阁主要把这棵百年老树压死啦!

       凤凰花就要开啦,红艳艳的花瓣,像极了那人飞扬的衣角。

       琅琊山脚下,一位长身玉立的公子,站的笔直笔直的,像一棵小白杨。修长白皙的手指,按在身侧的剑上,似是有点紧张。只有背影,看的不甚明晰,倒也英气逼人。小童子想。

       小童子作了个揖,唤道,公子。
     
        那人转过身来,叫小童子看的心惊。

        我的个乖乖!

        圆滚滚的小鹿一样的眼睛。

         “在下萧景琰,来贵阁求问姻缘。”

        低沉醇厚的嗓音,像阁主窖藏多年的照殿红。

        “请蔺少阁主,亲自回答。”

        半晌,小童子才回过神儿来。心想,这不是上一任皇帝老儿?

        小童子大着胆子,问了一句,这位少侠,您看起来有点眼熟。

一句话彩蛋
       
       “别碰我痒痒肉!嗯……唔……蔺晨……嗯……”

晏叔就是晏大夫啦!
这个故事的意思是,胸怀家国天下的琰琰单方面和阁主分手,阁主神伤回到琅琊山,琰琰处理好“身后事”,就假死去琅琊山陪阁主过上没羞♂没躁♂的生活啦XD

       

        

      

评论(2)

热度(27)

  1. 狐狐的喵林十八 转载了此图片  到 玫瑰